1. <fieldset id='sacu8'></fieldset>

      <acronym id='sacu8'><em id='sacu8'></em><td id='sacu8'><div id='sacu8'></div></td></acronym><address id='sacu8'><big id='sacu8'><big id='sacu8'></big><legend id='sacu8'></legend></big></address>

        <i id='sacu8'></i>
        <dl id='sacu8'></dl>

      1. <i id='sacu8'><div id='sacu8'><ins id='sacu8'></ins></div></i>

      2. <tr id='sacu8'><strong id='sacu8'></strong><small id='sacu8'></small><button id='sacu8'></button><li id='sacu8'><noscript id='sacu8'><big id='sacu8'></big><dt id='sacu8'></dt></noscript></li></tr><ol id='sacu8'><table id='sacu8'><blockquote id='sacu8'><tbody id='sacu8'></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sacu8'></u><kbd id='sacu8'><kbd id='sacu8'></kbd></kbd>

        <code id='sacu8'><strong id='sacu8'></strong></code>
          <span id='sacu8'></span>
          <ins id='sacu8'></ins>

        1. 恩怨青蚨血

          • 时间:
          • 浏览:59

            離傢

            清乾隆年間,山西有戶人傢姓王,丈夫早逝,寡婦王張氏帶著一個兒子過活。憑借著傢裡留下的一點不算厚的底子,王張氏和兒子過著不飽不饑的日子。她讓兒子閉門讀書,希望他有朝一日出人頭地,振興王傢。

            兒子叫王子平,倒也聰明伶俐,十三歲中瞭秀才。中瞭秀才後,他連續兩屆沒能中舉,就不大願意繼續寒窗苦讀瞭。王張氏無奈,隻好對他說:“你既不願讀書,就去種地吧。”王子平不肯:“我好歹也是秀才,怎麼能下地挖泥呢?”王張氏嘆瞭口氣:“孩子,傢裡的一點底子都要用完瞭,如果不是舅舅經常接濟我們,我們是撐不下去的。你要學著做事啊!”

            王子平聽說過舅舅,卻從未謀面,便好奇地道:“母親時常提起舅舅的恩情,不知為何從未見面?”王張氏說:“我娘傢本來也是貧苦人傢,荒年過不下去瞭,你舅舅十幾歲就被賣給一個買賣人當小廝瞭,他跟著買賣人闖蕩京城,後來也在京城做起瞭生意,成傢立業瞭。他生意忙脫不開身,隻是每年讓夥計來看看我,給些銀錢幫補生活。”

            王子平心想,舅舅在京城做生意,不如投奔舅舅去,將來做個儒商,也是件光彩事。於是他和母親商議去北京找舅舅,王張氏本不願意兒子出遠門,但王子平心意已決,王張氏拗不過兒子,隻好同意瞭。正巧舅舅的夥計來看王張氏,王子平說明緣由,就跟著這個夥計一起動身瞭。

            一個月後,王子平風塵仆仆地到瞭京城,京城的繁華讓他看傻瞭眼。他興奮地想,如果能在這繁華之地開創一番事業,也不枉此生瞭。

            舅舅見夥計帶回瞭王子平,也是十分親近,仔細問過瞭姐姐的狀況後,又詢問王子平這次來的目的。王子平說:“聽母親說瞭舅舅的事,十分仰慕,因此來投奔舅舅,希望也能做些生意。”舅舅點點頭,算是答應瞭。

            王子平就這樣在舅舅傢住瞭下來,跟著舅舅和表哥學做生意。舅舅開著一傢綢緞莊和一傢酒樓。這兩樣生意都很瑣碎辛苦,王子平每個店裡都幹瞭一段時間,學到瞭一些經商的學問。但他心裡有些納悶,這些生意的本錢不小,舅舅當初是怎麼攢下本錢的呢?

            中秋節,舅舅設傢宴,王子平喝瞭幾杯酒,趁舅舅高興提出瞭自己的疑問。舅舅笑笑說:“當時我給東傢當跑腿的,時間長瞭就明白瞭做生意的門道。東傢看我辦事得力,就經常給我點打賞。我一文錢也舍不得花,都存下來。等存瞭一點錢後,就自己挑擔子賣佈頭,再攢點錢就擺小攤,最後盤瞭鋪子。”剛說到這裡,表哥醉醺醺地說:“父親,表弟不是外人,何苦瞞著他呢?”舅舅臉色一變:“蠢材,你喝多瞭嗎?”表哥頓時嚇得不敢說話瞭。王子平心裡一動,知道舅舅有事瞞著自己。

            第二天,王子平向舅舅辭行,舅舅很驚訝:“你要去哪裡?”王子平語帶雙關地說:“昨天已經蒙舅舅教誨,感覺要想靠挑擔子做到舅舅今天這樣的規模,恐怕這輩子是別想瞭。就此絕望,回傢去瞭。”舅舅尷尬地說:“也好,做買賣不容易,你回傢好好讀書也是正路。”說罷讓人給王子平準備盤纏。

            青蚨

            王子平負氣離開舅舅傢後,並沒有回老傢,而是在離舅舅傢比較遠的地方租瞭一間小房。舅舅送他的盤纏不少,他決定用作本錢先做些小生意。他進瞭一些幹果食材之類的買賣,獲利不多,心中甚是煩悶。

            心境不好就容易喝酒,王子平在小酒館裡多喝瞭幾杯,有人和王子平攀談,說也是做生意的。兩人聊瞭一會兒,頗覺投緣,那人便邀請王子平換個地方喝酒。王子平隨那人進瞭一傢高大的酒樓,不但菜肴精致,還有美女歌舞。王子平覺得局促不安,那人笑道:“放心,今天一切開銷都是我請客!”王子平這才放心享受。為二人斟酒的女孩叫翠翠,嬌俏可愛,善解人意,還能與王子平談詩論詞,王子平頓覺相見恨晚。酒席散去,王子平仍在戀戀不舍。

            之後幾天,王子平日夜想念翠翠,可去那裡的都是豪客,自己手頭的錢還要留著做生意呢。過瞭幾日,請客的那人又來瞭,聽王子平說瞭心中的煩悶後,哈哈大笑:“靠做生意掙錢哪有那麼容易,那些去青樓的人都是靠賭發傢的。”

            王子平吃瞭一驚:“這怎麼可能?書上說,賭能讓人傾傢蕩產啊!”那人冷笑說:“書上說的就一定對?你看摟著翠翠喝酒的有幾個讀書人?”這話刺得王子平心裡一疼,他動搖瞭。那人趁機拉著王子平進瞭賭場,他先賭,王子平看。幾番下註,那人贏瞭大把大把的銀子,王子平忍不住也下註瞭。

            不到一個時辰,王子平身上的錢都輸光瞭,還倒欠賭場五十兩銀子。正在這時,有人喊瞭一聲:“表弟,你怎麼在這裡?”王子平抬眼一看,居然是表哥。原來,城裡很多買賣商鋪都從舅舅的酒樓訂酒菜,表哥這是帶著幾個夥計來送菜的。王子平低著頭不敢看表哥,表哥低聲問:“欠瞭多少?”王子平小聲說:“五十兩。”表哥掏出五十兩銀子付給賭場,然後帶著王子平走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