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cpm58'><div id='cpm58'><ins id='cpm58'></ins></div></i>
  • <tr id='cpm58'><strong id='cpm58'></strong><small id='cpm58'></small><button id='cpm58'></button><li id='cpm58'><noscript id='cpm58'><big id='cpm58'></big><dt id='cpm58'></dt></noscript></li></tr><ol id='cpm58'><table id='cpm58'><blockquote id='cpm58'><tbody id='cpm58'></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cpm58'></u><kbd id='cpm58'><kbd id='cpm58'></kbd></kbd>
  • <acronym id='cpm58'><em id='cpm58'></em><td id='cpm58'><div id='cpm58'></div></td></acronym><address id='cpm58'><big id='cpm58'><big id='cpm58'></big><legend id='cpm58'></legend></big></address>

        <ins id='cpm58'></ins>

        <code id='cpm58'><strong id='cpm58'></strong></code>
        <span id='cpm58'></span>

        1. <fieldset id='cpm58'></fieldset>
          <dl id='cpm58'></dl>

          <i id='cpm58'></i>

            民間故事:孽緣

            • 时间:
            • 浏览:13

              陽春三月,草長鶯飛,生機盎然。

              蘇州城內外的桃花,塗抹著濃淡相宜的胭脂,翩躚著玲瓏纖弱的身姿,徒惹遊人醉。

              城裡鳳鸞街喜氣洋洋,幾裡長的迎親隊伍,笙簫嗩吶,敲鑼打鼓,好不熱鬧。

              隊伍前面騎著高頭大馬的新郎是蘇傢二位公子,後面鸞轎裡坐著的正是京城王傢兩位小姐。

              蘇傢長公子蘇麒身著蜀錦吉服,胸掛蜀錦紅花,發束彩珠,神采奕奕,飄灑俊逸。

              後面一頂蜀錦紅轎,想來便是蘇麒的嬌娘王傢大小姐王冰清。

              二公子蘇麟及身後喜轎裡的王玉潔乃一色葡桃文錦,流光溢彩,灼灼生輝。

              傳言,蘇傢二位公子冬至時陪老夫人去寺院燒香拜佛,偶遇後院小住的京城王傢小姐。

              寺院紅梅映雪,清香浮動,樹下佳人倩影,鶯囀嚶語。

              霎時,寒冬殘冰,蒼茫白雪,紛紛消融,隻留一片盎然春意於心頭。

              明眸相對,秋波未送,卻已是芳心相許,隻願君心似我心,不負相逢意。

              一見鐘情,回眸一笑,再見傾心。

              於是,蘇傢二位公子上京提親,擇良辰吉日,雙喜臨門,一時成為佳話。

              蘇傢大院結燈掛彩,萬裡紅雲。前院高朋滿座,觥籌交錯,賀喜恭賀聲此起彼伏。

              後院熙熙攘攘,搬酒的,做飯的,殺雞宰牛的……嘈嘈雜雜。

              而蘇院遺花園一葉未發的木蘭樹下,卻有一個孤獨佝僂的身影無所依依地站立著,猶如蒼山積雪中的一根枯枝,良久,一陣劇烈的咳嗽聲湮沒在春寒峭料中。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交拜——”

              知客老爺洪亮的聲音,穿過紅墻綠樹,穿過石磚瓦木,清晰地滲入院內每個人的耳朵。

              喜堂上,兩對新人恭敬地跪在蘇老夫人面前。

              蘇老爺去世後,蘇院便由老夫人當傢。

              為人妻,她蕙質蘭心,溫柔嫻雅;為人母,她以身作則,慈威並重;為人主,她賞罰分明,持傢有道,持傢二十載,蘇傢也愈發昌盛。

              “阿福。”蘇老夫人叫瞭一聲。

              身後老管傢便呈上一個紅帕遮蓋的銀盤。

              老夫人拿掉盤上的紅帕,粼粼然,眾人眼前閃爍數道金光。

              隻見金盤中站著一對精工細酌的金麒麟,麒麟髭毛鬢發細致入微,栩栩如生。

              相依於麒麟的是一對鳳凰鉑金簪,鳳眼是藍田暖玉,凰目為滄海明珠。

              如此貴重的東西,惹得眾人驚嘆不已。

              蘇老夫人將金麒麟放入蘇麒蘇麟手中,教導他們以後要像麒麟一般相親相愛,遇到困難同進同退,齊心協力打理蘇傢。

              然後,老夫人拉過蜀錦新娘的手,玉指青蔥,白凈如柔荑,隻是手腕處有一道不知是何器物灼傷的疤痕,讓人徒生美玉瑕疵之感。

              老夫人將鳳簪放入素手,叮嚀她日後要盡心服侍丈夫,做個好妻子。

              最後的那支凰簪給瞭雲錦新娘,叮囑她為人妻如何雲雲。

              丫鬟服侍新娘入瞭房,蘇麒蘇麟留在前院答謝親朋好友。

              蘇老夫人叮囑幾句,因身體不適,先回瞭房。

              “你忍瞭十八年,終於到頭瞭……不過,可別弄錯瞭。”禪屋外傳來一陣低沉的聲音。

              蘇老爺去世後,老夫人便搬到禪園來住。

              這禪屋除瞭幾個貼身丫鬟進來過,蘇府其他人都是禁步的。

              “我看瞭,沒有弄錯。麒兒,麟兒也都同意,不會出事的。”

              “哎,孽緣啊。”

              一陣悠長的嘆息後,屋外沒瞭聲音。

              蘇老夫人手持念珠,口頌著經書。

              可是,她卻心神不寧,恍然間,時光又回到瞭十八年前。

              那時蘇夫人嫁入蘇傢已有三年,蘇麒剛滿一歲。

              蘇老爺常年經商在外,對她也不甚關心。

              清明的時候,蘇老爺世交王子騰一傢從京城回蘇州祭祖,暫住蘇傢。

              蘇老爺日日繁忙,顧不得照顧他們,隻得委托夫人。

              夫人通情達理,對王子騰一傢照顧得細致入微。

              蘇夫人玉鬱與王夫人同齡,話語投機,便經常在一起聊天。

              王子騰雖出身商傢,卻無意經營,對詩書琴畫頗為著迷。

              人道是“腹有詩書氣自華”,這王子騰也真的是器宇軒昂,一表人才。

              和王夫人交往久瞭,難免時常遇上王子騰。

              或許是深閨難耐,亦或是被王子騰的氣質所誘惑,玉鬱竟迷戀上瞭王子騰。

              隻是,出身大傢的玉鬱,自知此為孽緣,隻把一腔相思意堵在心頭。

              愁上心頭,無處排遣,隻能深閨長嘆。

              玉鬱的陪嫁丫鬟小玉本性玲瓏,看出夫人的心思,對夫人耳語幾句,霎時羞紅瞭夫人如花似玉的臉。

              玉鬱沒有說話,算是默許瞭。

              原來,小玉讓夫人作詩一首,且看看王子騰意思,再做其他打算。

              玉鬱提筆娟書:玉樓吹徹玉笙寒,自憐幽怨

              鬱殿風來暗香滿,無限思牽

              傾城天淡銀河遠,袖卷西簾

              心寄清風明月澗,日暮垂憐

              玉鬱寫好後,內心很掙紮,深知自己不應做出有違婦德的事,便沒有把信交給小玉。

              此後,玉鬱也一直托故未見王夫人,隻想等他們拜祖回去後,一切便都過去瞭。

              王子騰一傢臨行的前一晚,蘇老爺盛宴款待,酒至半酣,卻有人來報南城商鋪遭瞭盜,損失慘重。

              蘇老爺當下著急,立刻趕瞭過去。

              直至深夜,蘇老爺也沒有回來。

              玉鬱心裡著急,加之王子騰一走,日後定無再見之期,不覺淒然。

              “鬱妹。”漆黑的門外有人輕輕喊著,玉鬱當時心一驚,她的閨名知道的人並不多。

              “鬱妹,是我,子騰。前日小玉呈妹書,特來辭行。”門口的聲音壓得很低,可是,玉鬱心裡戀著王子騰,見他夜半而至,心裡便明白瞭他的意思,竟神使鬼差地開瞭門。

              王子騰進屋後,抱著玉鬱便親瞭起來。

              良宵一刻,千金難求……

              聽見廳內喧嘩,定是蘇老爺回來瞭。

              王子騰匆忙間和玉鬱道瞭別,離開瞭。

              次日,蘇老爺送別王子騰一傢。

              因南城損失慘重,盜賊一直無法緝捕,蘇老爺一時抑鬱,加之日久操勞,竟一病不起,半年後就去世瞭。

              而那一夜的纏綿,玉鬱竟然懷瞭身孕。

              蘇老爺病逝半年,蘇夫人誕下一女。

              那女孩兒越看越像王子騰,蘇夫人一時心虛,便命從娘傢帶來的傢仆阿福將孩子送到王傢,自己抱養瞭小玉和阿福的兒子,也就是現在的蘇麟。

              據阿福說,那時王夫人正好誕下一女,王傢仆人在門口看見嬰兒後,便抱養瞭去,為姐妹倆取名為冰清玉潔。

              十八年,玉鬱日日在懺悔中度過,希望減輕自己不守婦道,欺夫棄子的罪過。

              誰料,在寺廟上香,蘇麒、蘇麟竟遇到王傢小姐,一見鐘情,要去提親。

              本來是喜事一樁,玉鬱心想終於能見到女兒,能彌補一下為娘的遺憾瞭。

              可惜,天意弄人,蘇麒喜歡的竟然是他同母異父的妹妹玉潔,蘇麟看上的是冰清。

              此等醜事,玉鬱絕不能讓其他人知道,便說他和王傢二小姐八字不合,不同意他們的婚事。

              後來,蘇麟、蘇麒商量說兩姐妹性情容貌不分上下,便決定蘇麒娶冰清,蘇麟娶玉潔。

              玉鬱便允瞭……

              往事如煙,卻終飄不過那盞玲瓏心。

              第二日,新婚夫婦給蘇老夫人上茶。

              冰清玉潔同端著新茶恭敬地跪在她面前,“娘,孩兒給您敬茶瞭。”

              看著那端起的茶杯,老夫人突然顫瞭起來。

              那冰清玉潔姐妹左手腕竟然都有一個疤,一模一樣的疤。

              喜堂上,玉鬱特意檢查瞭冰清的胳膊。

              阿福告訴她,當初放下小姐時,他用碎茶杯在她手腕上留瞭一個印記。

              “你們姐妹手上的疤是怎麼回事?”

              “我的是出身時就有的,妹妹的是幼時失手打破茶杯劃傷的。”玉潔恭敬地答著。

              “妹妹?冰清是妹妹?”

              “父親說世人總道‘冰清玉潔’,似有先後。我是收養的女兒,如若取瞭‘玉潔’,惹人口舌,便名為‘冰清’。”冰清略有詫異地答著。

              老夫人頓時暈瞭過去,眾人一片慌亂……

              老夫人屏退瞭丫鬟,喃喃地說:“報應,報應啊……”

              “不,玉鬱,沒有錯。那個‘玉潔’才是你的孩子。當初,蘇麒、蘇麟怕你反對,私自讓兩姐妹換瞭身份,‘冰清’是玉潔,‘玉潔’是冰清。蘇麒的妻子是王傢大小姐玉潔,蘇麟的是二小姐冰清,並沒有錯啊。”門外那個佝僂的身影沉沉地說著。

              “你怎麼知道?”

              “玉鬱,我想也該跟你說瞭。那晚……那晚去你房間的,不是王子騰,是我。從第一眼看見你,我就愛上你。為瞭你,我當瞭玉傢的仆人,隨你來到蘇傢,不辭勞苦地打理蘇傢……那女兒是我……”

              “胡說!你瘋瞭嗎?蘇麟也是你的孩子啊!你——”

              “不,蘇麒是小玉的,是玉兒和王子騰的孩子……”

              風乍起,城內外桃花翩躚而舞,如蝶如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