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5r4rm'></i>
<acronym id='5r4rm'><em id='5r4rm'></em><td id='5r4rm'><div id='5r4rm'></div></td></acronym><address id='5r4rm'><big id='5r4rm'><big id='5r4rm'></big><legend id='5r4rm'></legend></big></address>

    1. <ins id='5r4rm'></ins>

        <dl id='5r4rm'></dl>

        1. <tr id='5r4rm'><strong id='5r4rm'></strong><small id='5r4rm'></small><button id='5r4rm'></button><li id='5r4rm'><noscript id='5r4rm'><big id='5r4rm'></big><dt id='5r4rm'></dt></noscript></li></tr><ol id='5r4rm'><table id='5r4rm'><blockquote id='5r4rm'><tbody id='5r4rm'></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5r4rm'></u><kbd id='5r4rm'><kbd id='5r4rm'></kbd></kbd>
        2. <span id='5r4rm'></span>

          <code id='5r4rm'><strong id='5r4rm'></strong></code>
          <fieldset id='5r4rm'></fieldset>
          <i id='5r4rm'><div id='5r4rm'><ins id='5r4rm'></ins></div></i>

            失蹤的李大山

            • 时间:
            • 浏览:18

              李利三年前辭去瞭鋼鐵公司的工作,來這個燕山深處的小山村,承包瞭這片荒山,開瞭生態養殖農莊。每天夜裡,一車一車的豬羊往山外運,讓村民們很是眼紅。

              這天一大早,大山的媳婦坐在生態養殖農莊門口,連哭帶喊:“我們當傢的昨天晚上沒有回傢,一定是你們害瞭他……”

              李利趕緊跑到門口,蹲下來問:“嫂子,你這是怎麼瞭?我為什麼要害他?”

              “反正就是你……哎呀……我的天啊……”大山的媳婦胡攪蠻纏著,來看熱鬧的人越來越多,李利隻有讓保安請來村長,幫著解圍。

              村長對大山媳婦說:“你男人找不到瞭,你來人傢農莊鬧什麼?還是先報警吧。”說著,村長撥通瞭派出所的電話。

              派出所的王所長帶著民警很快到瞭,並且立刻展開調查。李利握著王所長的手說:“我們是來貴地投資做生意的,搞的是生態農業,她說我害瞭她丈夫,這個責任我們可擔當不起啊!”

              李利把王所長他們帶到監控室,打開瞭昨晚的監控錄像,說:“我們這裡有高清紅外線監控錄像,領導們可以先來這裡找找線索,村民們也進來幫我們做個證。”正在這時,電腦屏幕上出現瞭一個人影,正是李大山!

              “原來李大山半夜來農莊偷豬瞭?”“難怪大山媳婦總是含糊其辭,原來她自己心裡有鬼。”村民們一片議論。

              監控顯示,李大山偷瞭豬,沿著西山的一道山谷繼續向西走,很快走出瞭監控區。王所長要求去現場查看,李利說,怕帶進病毒,警察可以進入現場,村民就不能去瞭。

              王所長帶領兩名警察很快找到瞭作案現場,不過令他們疑惑的是,在剛剛出瞭監控區的位置,出現瞭另一個人留下的腳印,並且兩個人的腳印一直向西,翻過瞭兩座山,痕跡消失在公路上。

              因為李大山涉嫌偷豬,他的媳婦被帶回派出所接受調查。李大山媳婦隻好承認那天晚上李大山確實說瞭一句“今天晚上去農莊背頭豬來吃”,就出去瞭,結果一夜未歸,所以她來農莊要人。

              夜裡,山村突然恢復瞭往日的寧靜,寧靜得讓人睡不著,就好像農莊剛剛建起來的時候,每晚載重車的喧鬧讓人睡不著一樣—生態養殖農莊每天深夜運送豬羊的卡車,好像憑空消失瞭。同時消失的還有剛從派出所回來的大山媳婦,她傢裡門開著,卻沒人知道她去瞭哪兒,村長把這一情況反映給王所長。

              兩位村民連續失蹤瞭,王所長及時向上級做瞭匯報。上級指示:既然兩人的失蹤與生態農莊有直接原因,那就從生態農莊入手,不放過任何細節。事不宜遲,王所長帶領民警對農莊展開瞭地毯式搜查。

              而這時,李利躲在辦公室裡偷偷打電話:“王總,萬一警察要進那個‘育崽豬舍’怎麼辦?不錯,我是農莊法人,可是咱們不是說好的,出瞭事情你幫我兜著嗎?況且,這三年來所有的產出都運到瞭總部……”電話出現忙音,再撥打,已經關機。

              李利想逃,但是村民們已經把農莊的大門口堵得死死的。李利硬著頭皮帶領警察一個豬舍一個豬舍地挨個搜查,沒找到什麼線索。就在大傢準備撤退時,人群中一個外地口音的人喊:“山溝兒最深處的樹林裡隱藏著一個更大的豬舍,這個豬舍好像在監控畫面上沒有出現過!”這句話提醒瞭大傢。

              “那是整個農莊的‘育崽豬舍’,都是剛出生的小豬崽,最怕生人,也最脆弱,還是別去瞭。”李利解釋。

              “不行!”王所長感覺到,越是李利不讓檢查的地方越可能有問題。

              臨近豬舍,十幾個小夥子站在“育崽豬舍”的門口,好像在保護著一個重要場所。

              “就別進去瞭。”李利說。

              “你帶路。”王所長說。

              李利帶路,沒人阻攔。豬舍高大的門,被幾個小夥子推開。李利癱在地上,嘴裡不斷地說著:“我坦白……”

              這個豬舍裡邊竟然是一個巨大的山洞,墻上掛著高保真音響,正在播放著小豬跑、叫、歡鬧的聲音。左右兩側是大通鋪,鋪蓋散亂其上,足夠數十人擁擠著居住。

              農莊內“不準入內,違者罰款”的牌子再也擋不住村民的腳步,他們都擁擠到這個洞口。很快,警察從洞裡解救出來50餘名外地工人,他們已經三年沒有出過這個“育崽豬舍”瞭。

              調查李大山夫婦失蹤案,意外地發現生態養殖農莊盜采國傢鐵礦資源,王所長倍感興奮。

              李利被戴上手銬時說:“不是我的錯,我隻是打工的……”

              這時,一幕感人場面,看得大傢鼻子酸酸的,人們好像忘記是來找李大山夫婦的:村民裡跑出來一個外地口音的人,抱住瞭一個剛從礦洞裡解救出來的小夥子:“弟,可找到你瞭!”“哥,我想傢。”兩個人相擁而泣。

              經過審問,生態養殖農莊的事情漸漸明朗。原來,李利是鋼鐵公司員工,公司的技術人員勘測到,這片人跡罕至的群山裡蘊藏著豐富的鐵礦,但村民還沒發現。於是,公司王總派李利來這裡開辦瞭生態養殖農莊。每天夜晚出山的載重車隊,全是品質極高的鐵礦石,隻不過每輛車裡的錄音機都放著豬羊叫聲,所以,誰都以為農莊半夜在運豬羊。

              李利為瞭爭取寬大處理,交給警察一段錄音:“如果明著買這座礦山,按照儲量,最少需要上億元,但是,如果我們承包過來,做生態養殖農莊,政府還有扶持資金,承包費也就幾十萬元。這樣我們明著養殖,暗裡采礦……”是鋼鐵公司王總的聲音。

              市公安局和國土資源局的聯合執法隊已經去瞭鋼鐵公司總部,現在王所長思索的是:“李大山夫婦到底去哪兒瞭?”

              這時,敲門聲打斷瞭他的思路。進來瞭四個人,竟然是李大山夫婦和昨天抱頭痛哭的兩兄弟。

              “都是我的錯!”其中一個小夥子說,“我叫王軍,為瞭找尋失蹤三年的弟弟王民,才讓李大山幫我一個忙,要問罪,就怪我吧……”

              三年前,王民被李利以招工的名義騙到農莊,手機和身份證便立刻被“保管”瞭。王軍找到這個農莊的時候,說明來由,李利讓保安把他轟瞭出來。他也找過當地政府工作人員去調查瞭,但是在所有人的眼裡,這個農莊沒問題。沒有辦法,王軍就想自己夜探農莊。誰知那天夜裡,正好碰到李大山偷豬,當時兩個人都嚇瞭一大跳,王軍卻計上心來,他請李大山幫他一個忙:關掉手機,陪他在城裡的賓館裡住上幾天,管吃管住。這樣的好事,一直住在山溝裡的李大山當然願意瞭,他把偷出來的豬賣瞭,就跟王軍去瞭城裡。第二天,大山媳婦一鬧,引來派出所調查。為瞭更加引人註意,王軍又跟李大山商量,把他媳婦也接到城裡玩幾天。兩人就這樣相繼“失蹤”,而且唯一的線索就指向瞭生態養殖農莊,果然引起上級領導的重視。於是,就有瞭地毯式搜查,發現瞭隱藏的礦洞。

              最後,李大山戰戰兢兢地把賣豬的錢放在王所長的桌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