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 id='dfyd6'><div id='dfyd6'><ins id='dfyd6'></ins></div></i>
    <i id='dfyd6'></i>

    <span id='dfyd6'></span>

    <code id='dfyd6'><strong id='dfyd6'></strong></code>
    <fieldset id='dfyd6'></fieldset>

    <ins id='dfyd6'></ins>

        1. <tr id='dfyd6'><strong id='dfyd6'></strong><small id='dfyd6'></small><button id='dfyd6'></button><li id='dfyd6'><noscript id='dfyd6'><big id='dfyd6'></big><dt id='dfyd6'></dt></noscript></li></tr><ol id='dfyd6'><table id='dfyd6'><blockquote id='dfyd6'><tbody id='dfyd6'></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dfyd6'></u><kbd id='dfyd6'><kbd id='dfyd6'></kbd></kbd>
          <acronym id='dfyd6'><em id='dfyd6'></em><td id='dfyd6'><div id='dfyd6'></div></td></acronym><address id='dfyd6'><big id='dfyd6'><big id='dfyd6'></big><legend id='dfyd6'></legend></big></address>

            <dl id='dfyd6'></dl>

            敬老院裡的心理理療師

            • 时间:
            • 浏览:13

              五月,暖春剛過,盛夏未到。陽光透過落地窗照進屋裡來,暖暖的。

              “來,大傢跟我一起做,大拇哥,二拇弟……張爺爺,來,跟我一起做。”

              “踢踢腿,揉揉肩,抬抬手,車爺爺把手舉起來,對,舉起來。”

              李爽站在屋子中間,面對十幾位坐在輪椅上的老人,耐心地引導做著“康樂”的保健操。這是位於北京二環外白雲路昆玉河邊汽南社區的北京市月壇街道敬老院。

              李爽,今年22歲,去年剛從天津農學院社會工作專業畢業,現在是月壇敬老院的一名社工。和護理員的工作不同,她的工作更側重“心理建設”。

              午飯剛過,老人們開始午休。

              王奶奶獨自一人坐在外屋的橘黃色沙發上看電視,李爽見機走上去。

              “王奶奶,中午吃飯瞭嗎?”

              “吃瞭吃瞭,在傢吃過瞭。”

              “在傢做什麼好吃的啦?”

              “韭菜炒雞蛋。”

              “現在韭菜1塊8瞭吧?”

              “這是關愛溝通訪視,和老人們打招呼,聊聊天,拉拉傢常,緩解他們內心的孤獨,也可以幫助我拉近和他們的距離,讓以後的心理工作更好開展。”李爽向記者介紹。

              在這些常規工作之外,她還要給一些情況特殊的老人做“個案跟蹤”。最近的一個個案的對象是新近入院的李奶奶,“李奶奶以前狀況非常好,經常在院裡幫忙,還可以幫著看大門,在院子裡種種花種種草。因為突然得病,身體狀況急轉直下,心情非常鬱悶,不願意和人交流說話。”

              “那你具體是怎麼做的?”記者問李爽。“我們都會給每一位老人在做個案跟蹤前做一個評估,根據入院時的情況制定個案跟蹤最後達到的效果,一般是3個月一個周期。我們給李奶奶制定的目標就是3個月後讓李奶奶能夠和其他老人聊天,能外出走走,融入到敬老院的生活中。”

              午後休息時間,李爽走向長廊,看見李奶奶一人站在窗口向外張望,李爽走上前叫瞭聲“李奶奶”, 李奶奶轉頭看瞭她一眼繼續向窗外望著,“您看什麼呢?”李奶奶不做聲,李爽探出頭向著李奶奶目光的方向看去,“樹都發芽瞭。”李爽說道,李奶奶“嗯”的應瞭一聲,轉身扶著走廊邊的扶手慢慢地向走廊另一頭走去,李爽把手向後一背,調整腳步跟瞭上去。“李奶奶,我跟您到外面走走吧?”走廊墻壁上掛著一副對聯:“松青鶴白慶長壽,景泰時和歌永年”。

              “經常和李奶奶談話聊天以外還安排一些其他活動,比如剪紙。”李奶奶剛開始很不接受,李爽想瞭很多辦法都不太奏效,沒有辦法,李爽隻好采取“迂回戰術”,從和李奶奶同屋的周奶奶著手。先鼓動周奶奶,在旁邊教她怎麼剪。“時間長瞭,李奶奶也覺得越來越有意思,也就會跟著我們一起剪瞭。”李爽高興地告訴記者。

              除瞭給老人做個案跟蹤,李爽還要對敬老院的護理員做心理減壓。“護理員平時的工作很辛苦,正常的照顧起居,刮胡子、洗臉這些瑣碎的事很多,除瞭累以外,難免遇到有脾氣的老人,也有老人不高興就動手打罵的,”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是我們的原則。“李爽說。”但有時遇到老人大小便失禁,護理員心裡就更難受瞭。“

              ”你怎麼給他們做心理減壓?“

              ”就是帶他們做遊戲,大傢最喜歡‘原地踏步’的遊戲。一個人站在中間閉上眼,原地踏步,踏著踏著就走出去瞭,其他人站在旁邊笑,等到一睜眼發現自己不在原地瞭,有人不服氣,非說自己不會亂走,結果一閉上眼走起來,大傢就笑得更開心瞭。這就是一人走,大傢樂,通過玩遊戲給大傢舒緩情緒。“

              不管是活動設計還是個案跟蹤,都是李爽在學校時的專業課程。去年和她一起畢業的同專業五十多名同學,”很多同學畢業後出去找工作,一說專業有的單位都不清楚社工具體是做什麼的,從自身說這就是一種打擊,不被社會認可,就業率不高,最後隻有我和另外一名同學在做社工瞭。“

              社工工作雖然不像護理員的工作那樣耗時耗力,但也非常辛苦,而且收入不高。”收入一個月扣除基本生活費用略有結餘吧。“李爽告訴記者,她之所以堅持下來,是因為對這份工作的熱愛,”和老人在一起交流溝通,不僅長知識,內心也很平靜“。